为了进一步加强餐饮服务单位疫情防控工作,2月9号,惠城区禁止所有餐饮服务单位一律不能提供现场就餐,可采取外卖或打包外带的方式提供餐饮服务。疫情之下,餐饮企业的经营情况如何,来看记者的走访。

中午时分,以往商场中人气最旺的餐饮区依然门庭冷落,大部分餐厅都处于歇业状态,有餐馆贴出公告,在疫情防控期间,恢复营业的时间待定。

受到疫情影响,所有餐饮店一律禁止提供现场就餐,外卖或打包外带成了餐饮服务的唯一途径。商场内的这家广式餐饮店,自从春节以来一直坚持营业,在收到禁止堂食的通知后,餐饮店立即调整了服务模式,将餐厅内部消毒后,取餐的顾客和外卖人员都只能在店外等候取餐。

店内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由于他们提供的餐食,偏向快餐,也比较适合广东人的口味,因此一些已经复工的写字楼员工成为了他们的主要客源,取消堂食后,大部分客人依然习惯现场下单,然后打包带走,目前每天现场以及手机线上的接单量,大概在三四十单左右,而在疫情发生前,接单量可以达到近200单。

餐饮店负责人 彦小姐:差别是挺大的,网上下单没有那么多,在这里(现场)下单打包的要多一点。

和这家餐饮店的做法相似,正在经营的餐厅,大部分都谢绝客人入内。空荡荡的餐厅,昏暗的灯光,只有忙碌的厨房,能够让人感受到以往温暖的烟火气。在商场五楼的这家餐厅,同样在春节期间坚持营业,而为了让消费者更安心,餐厅还给每一份送出的餐食上配上了“安心卡”。

餐饮店店长 宁先生:上面有打包人的名字和做菜人的名字,还有骑手名字以及体温,骑手过来取餐时候,我们会用消毒水,对骑手的手部消毒,他才能拿走。

虽然积极转战线上经营,但是受到疫情对消费心理的影响,营业量仍然不尽如人意。

西贝莜面村华贸店店长 宁先生:一天大概在60单左右,大部分人还是喜欢在家里自己做,都尽量避免接触,所以能不接触的情况下,都尽量不会去接触外界。

相比商业体内的餐饮店,街面餐馆已经复工的就更加寥寥无几,在江北云山东路附近,这里集中着多家餐饮店,然而几乎绝大部分的餐馆都大门紧锁,开业时间待定。小何和父母经营着一家面馆,每个月档租4000多元,而现在,这家面馆只是一家人的“食堂”。

面馆经营者 小何:我们一直以来都是传统小吃,都没有做外卖这一块的,所以现在的话也只能在店里面自己做来吃。

小何告诉记者,虽然他也曾想对接线上外卖平台,但是对于小微餐馆来说,高昂的平台费以及高物价,都让转型困难重重。

面馆经营者 小何:我们做传统的这些,本来消费不高,如果再加上这些费用,也是很难维持的,很难做下去,等疫情过后看怎样转型,也是有这样的考虑。

中午12点,以往经常要排队就餐的八合里火锅店内,除了正在忙着切肉和打包的员工,几乎看不到消费者。受到疫情的影响,2月12号,八合里才正式通过了复工申请,餐厅开始对外营业,然而由于不能堂食,这对于一家火锅经营店来说,客流量下降更为明显。

八合里惠州区域负责人 陈界锋:可以这么说都是亏本做的,就挺困难的,因为单单做外卖,我们还有平台线上的收费,包括这边的店租、人员成本、食材成本。

按照100多家门店最低需要支付的年租金及员工成本等,如果一直处于休市状态,八合里最多只能撑2个月。在这种情况下,加快转型速度,发力线上业务成了企业自救的方向,将服务重点从堂食转向堂食外送、网络外卖等多种形式,按人数推出各种套餐,满足消费者一站式火锅购物需求。

八合里惠州区域负责人 陈界锋:顾客通过美团或者打电话咨询预订好,我们就将食材切好,切好之后用一次性打包盒全部装好,之后等骑手过来拿,或者一些顾客在附近方便的,他会直接来这边拿。

除了转战线上外卖服务,保护企业员工,不裁员,共渡难关,也成为企业自救的重点。据介绍,八合里在全国共有132家门店,5000多名员工,仅惠州就有4家门店,120余人。在严峻形势之下,八合里目前依然没有裁员的计划。

八合里惠州区域负责人 陈界锋:我们包括了所有返岗跟不返岗的,在这个疫情过程中,我们保证到每一个员工的工资都能够正常发放,在我们企业来说,我们预损达到两百万到三百万每一天,保护好我们的员工也是保护好顾客,在疫情当下都是苦难重重,也希望通过后期政府的一些扶持,让我们大家更好起来。